浅议《全汉赋校注》的“历代赋评”:以《长门赋》为例

书阁
书阁
书阁
1898
文章
0
评论
2021年3月27日
评论
39 6793字阅读22分38秒

    浅议《全汉赋校注》的“历代赋评”

    --以《长门赋》“历代赋评”为例

    李英

    内容提要 本文以为《全汉赋校注》“历代赋论”对汉赋的评论还存在不足之处,笔者不揣浅陋,以此书所收对《长门赋》的评论为例,对其不足之处试说之,以向诸方家请教。

    关键词 全汉赋校注;长门赋

    历代对《长门赋》的评论颇多,费振刚、仇仲谦、刘南平三先生编着的《全汉赋校注》(广东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)“历代赋评”无疑也收入不少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。该书是继龚克昌先生等作的《全汉赋评注》(花山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)之后又一部关于汉赋的巨着。此书对费振刚、胡双宝、宗明华等集校的《全汉赋》(北京大学出社,1993年版)错讹之处进行了修订,还增加了“历代赋评”一项。可以说此书为汉赋学习和研究者的案头必备书,笔者在学习汉赋之时,收集了历代关于《长门赋》的一些评论,感到《全汉赋校注》一书“历代赋评”对《长门赋》一文所作的评论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。试说如下:为了便于比较,现引《全汉赋校注》中“历代赋评”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如下:

    1、吴兢:《长门怨》,为汉武帝陈皇后作也。后,长公主嫖女,字阿娇,及卫子夫得幸,后退居长门宫,愁闷悲思。闻司马相如工文章,奉黄金百斤,令为解愁之辞。相如作《长门赋》,帝见而伤之,复得亲幸者数年。后人因其赋为《长门怨》焉。--引自《乐府古体要解》

    2、祝尧:《长门》、《自悼》等赋,缘情发义,托物兴辞,咸有和平从容之意,而比兴之义未泯。--引自《古赋辨体》

    3、祝尧:长卿之赋甚多,而此篇(《长门赋》)最杰出者。--引自《古赋辨体》

    4、王世贞:“《国风》好色而不淫,《小雅》怨诽而不乱。《长门。》一章,几於并美。阿娇复幸,不见纪传。此君深於爱才,优于风调,容或有之,史失载耳。--引自《艺苑卮言》

    5、王世贞:”‘邪气壮而攻中’语,亦是太拙。至‘揄长袂以自翳,数昔日之愆殃’以后,如有神助。汉家雄主,例为色殢,或再幸再弃,不可知也。“ --引自《艺苑卮言》

    6、孙月峰:法度全祖《国风》,比《离骚》稍为近今,然风骨苍劲,意趣闲逸,情若略而实无不尽,语不雕琢 ,而雕琢者莫能及。--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7、孙月峰:浅意浅景,而点得中节,自觉味态有余,所谓体物而浏亮。--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8、刘熙载:”长卿《大人赋》出於《远游》,《长门赋》出於《山鬼》“.--引自《艺概·赋概》

    9、孙梅:”《长门》、《洛神》哀怨婉转,《湘君》、《湘夫人》之缥缈也。“-- 引自《四六丛话》

    10、何义门:”此文乃后人所拟,非相如作,其辞细丽,盖张平子之流也。“-- 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11、何义门:”通篇写出‘愁闷悲思’四字,却自悲而无怨望之词,不失风人之遗意。-- 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12、邵子湘:词气颇似《九章》之文,宫室一段,为《甘泉》诸赋所本。-- 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13、方伯海:止一鸡鸣到曙,亦用层递摹写,至此,则望幸之念有不得之今日,或可得之明日,意其日起视月,观众星,望中庭,又是望临幸之余波,文心变幻至此。-- 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14、何义门:前朝暮总冒,中间曰昼阴,曰黄昏,曰清夜,曰待曙,次第可想。前离宫总起,中间曰兰台,深宫,正殿,曲台,空堂,洞房,又何等次第。-- 转引自《评注昭明文选》

    15、袁枚:润笔之说,始于陈皇后以黄金丐相如作《长门赋》。--引自《随园诗话》

    从以上引文可以看出《全汉赋校注》所收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存在以下不足之处:

    一、《全汉赋校注》“历代赋评”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收录不全。

    “历代赋评”所收录的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最早的是唐代史学家吴兢所作的评论,但是最早关于《长门赋》评论恐怕是《南齐书》。《南齐书·陆厥传》卷五十二云:“《长门》、《上林》殆非一家之赋,《洛神》、《池雁》便成二体之作,孟坚精正,《咏史》无愧于东主,平子恢富,《羽猎》不累于凭虚。”在唐代论及《长门赋》的还有《六臣注文选》卷十六:“而相如为文,以悟主上,皇后复得(善有亲字)幸,善曰:‘《说文》曰悟,觉也。’济曰:‘陈皇后复得亲幸,案诸史传并无此文,恐叙事之误。’”吕延济认为诸史传没有记载《长门赋》,因此他怀疑是后世之人叙事错误。

    宋金两代对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可谓名家众多,观点各异,有许多新颖的评价。而三位先生在编辑“历代赋评”时,跟本没有涉及这些评论。

    宋代对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主要见于《苏轼文集》卷十五《相如长门赋》:“陈皇后废处长门宫,闻司马相如工为文,奉百金为相如、文君取酒。相如为作《长门赋》以悟主上,皇后复得幸。予观汉武雄猜忍暴 ,而相如乃敢以微词亵慢及宫闱间。太史公一说李陵事,以为意沮二师,遂下蝅室。陈皇后得罪,只坐卫子夫,子夫之爱不减李夫人,岂区区二师所能比乎?而与相如之赋,独不疑其有间于子夫者,岂非幸与不幸,固自由命欤?世以祸福论功拙,而以太史公不能保明哲者,皆非通论也。”苏轼把司马相如作《长门赋》使武帝回心转意,重新复幸陈皇后之事和司马迁为李陵辩解一事,却遭受腐刑作对比,认为世人以为太史公不能明哲保身非通论。苏轼认为司马相如以隐含讥刺的不庄重的言辞写关于后宫之事的《长门赋》。既论及《长门赋》具有巨大的感染力,又论及《长门赋》具有微讽之义。

    朱熹《楚辞后语》卷二《长门赋·题序》:“《长门赋》者,司马相如之所作也。归来子曰:”此讽也,非《高唐》、《洛神》之比。“(梁)萧统《文选》云:”汉武帝陈皇后得幸,颇妒……皇后复得幸“.而《汉书》皇后及《相如传。》无奉金求赋复幸事。然此文古妙 ,最近《楚辞》。或者相如以后得罪,自为文以讽,非后求之,不知叙者何从此实云。朱喜肯定《长门赋》是司马相如所作,而且含有讽刺,文章写得古妙,接近楚辞。但根据《汉书》无载,认为此赋有可能是相如自己获罪后,为自己所写。这可能是后人认为《长门赋》是骚体抒情之作的源头。

    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卷四十二《相和歌辞·楚调曲》,梁柳恽《长门怨》诗前解题曰:”乐府解题曰:‘《长门怨》者,为陈皇后作也。后退居长门宫,愁闷悲思,闻司马相如工文章,奉黄金百斤,令为解愁之辞。相如为作《长门赋》,帝见而伤之,复得亲幸。后人因其赋而为《长门怨》也。“

    李樗、黄櫄撰《毛诗李黄集解》卷五:《谷风》下集解”司马相如为陈皇后尝作《长门赋》,哀陈皇后之见弃。及其或於嬖妾,而文君又有《白头吟》之叹。躬自蹈之好色之事,其惑于人者如此。“李、黄二人直接肯定《长门赋》为司马相如所作,批评司马相如和汉武帝一样都是好色之人。致使文君写《白头吟》以自叹。

    王楙《野客丛书》卷十七:”作文受谢:《续笔》曰:’作文受谢,非起于晋宋,观陈皇后失宠于汉武帝,别在长门宫,闻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,奉黄金百斤,为文君取酒。相如因为文以悟主上,皇后复得幸,此风西汉依然。‘孙登《相如赋》曰:' 长门得赐金’“.

    金元好问编、元郝天挺注《唐诗鼓吹》卷二”《中秋禁直》:‘长卿只为《长门赋》,不识君臣际会难。’注曰:‘汉武帝陈皇后以黄金百斤为相如文君取酒,因乞解悲愁之辞,相如为《长门赋》以讽上。'

    《唐诗鼓吹》卷八《长卿》:“买赋金钱出后宫,长卿文采冠诸公……”郝天挺注曰:“《文选》云:’汉武帝陈皇后得幸,颇妒,而相如为文以悟主上,皇后复得幸。‘《长门赋》是也。”

    明代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论述大致有王世贞、陈懋仁、张溥、谢榛、何楷等,关于王世贞对《长门赋》的评价,“历代赋论”只收录了两条,把《艺苑卮言》卷二:“《长门》从《骚》来,毋论胜屈 ,故高于宋也。”这条重要的评价忽略了。梁任昉撰、明陈懋仁《文章缘起补注》:“《长门》、《自悼》等赋,缘情发义,托物兴词,咸有和平从容之意,而比兴之意未泯。故君子犹取焉,以其为古赋之流也。”

    张溥《〈司马文园集〉题辞》:“生赋《长门》,没留《封禅》,英主怨后,思眷不忘,岂偶然乎?”

    谢榛《四溟诗话》:“《汉书》曰:’不歌而诵谓之赋‘.若《子虚》、《上林》可诵不可歌也。然亦有可歌者,若《长门赋》曰:’夫何一佳人兮,步逍遥以自虞。魂逾佚而不返兮,形枯槁而独居。‘《悼李夫人赋》曰:’美连娟以修嫮兮,命樔绝而不长,饰新宫而以延伫兮,泯不归乎故乡‘二赋情辞悲壮,韵味铿锵,与歌诗何异!’”

    何楷撰《诗经世本古义》卷十九上《终风》“卫庄姜见怒于庄公,赋此。”注曰:‘出《子贡传》。徐光启云:’详味日月,《终风》见庄姜恻然望夫之情,兼诗人忠厚之意,《长门赋》本于此。‘“

    从以上引文可以看出,张溥、王世贞都认为《长门赋》为司马相如所作。王世贞还认为《长门赋》是司马相如向《离骚》学习进行创作的作品,并兼具《国风》、《小雅》二者之长,具有靡丽工致的特点,在艺术成就上达到的高度超过了宋玉。张溥还肯定了司马相如的文采,以致打动了汉武帝。陈懋仁大致承继祝尧的观点,认为《长门赋》具有比兴之义。谢榛第一个谈到《长门赋》和一般赋”不歌而诵“不同,而是具有可歌的特点。并且情辞悲壮,韵味铿锵和诗歌无疑。而徐光启把《长门赋》和《诗经·终风》篇相比较,认为《长门赋》之义本于《终风》表达了陈后盼望武帝复幸的愿望。这些观点可谓新颖独到,而三位先生都忽略了。

    清代对《长门赋》的研究,较之前代,人数更多。以下学者在他们的学术著作中都有关于《长门赋》评论。除”历代赋论“所引之外,还有一些如:

    ”《白华》,周人悲申后之将废,而代为之词,犹相如之《长门赋》“.--范家相撰《诗渖》卷十四:”《白华》……《汉书·班倢伃传》师古注:’《白华》,《小雅》篇。周人刺幽王黜申后也。‘《白华》为周人所作,犹后世《长门赋》为相如作也。此篇俱从大处立说,所念在先王所忧,在宗社所惧,在危亡将至,所望在王心改悔,而徒非为一人之荣辱计也。“ -- 姜炳璋撰《诗序补义》卷十九

    ”作文润笔 :王楙《野客丛书》:’作文受谢,非起于晋宋,观陈皇后见宠于武帝,别在长门宫,问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,奉黄金百斤为文君取酒,相如因为文以悟主上,皇后复得幸,此风西汉依然。‘案,陈皇后无复幸之事,此文盖后人拟作,然亦汉人之笔也。“ --顾炎武《日知录》卷十九

    ”假设之辞:’古人为赋多假设之辞,序述往事以为点缀不必一一符同也。子虚、无是公、乌有先生之文以肇始于相如矣,后之作者实祖此意。……而《长门赋》所云陈皇后复幸者,亦本无其事,俳谐之文,不当与之庄论矣。‘“--顾炎武《日知录》卷十九

    ”于是废除陈皇后,《索隐》废后居长门宫。故司马相如赋云:’陈皇后别在长门宫,愁闷悲思 ,奉黄金百斤为相如取酒,乃作颂以奏,皇后复亲幸。作颂信工也,复幸恐非实也‘.臣照按:“复幸之说不虚,但不复其位耳,观下文求子云云,非复幸于帝,亦何求之有。”--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卷四十九清张照考证。

    “古赋如司马相如《长门赋》,班婕妤《自悼》、《捣素》,张衡《思玄》……以上正体,而俳体兼出于其中。”--王之绩《铁立文起》卷九

    沈鹤山曰:“《长门赋》哀怨悲凉,开千古闺思之祖。”--《铁立文起》卷十

    “予谓若以长卿为赋之圣,则后之作赋者第宗长卿可矣。今观其赋,唯有《长门》以意胜。他若《子虚》、《上林》特靡无情之词而已,圣于赋者故如是乎?” --《铁立文起》卷十

    二、《全汉赋校注》“历代赋评”关于同一个人对《长门赋》的评论,其中一些精要的、独创性的评论没有收入。

    例如元代祝尧《古赋辨体》中的关于《长门赋》的评论只引了两条,而第二条完整的评论应该是:“《长门赋》以赋体而杂出以风比兴之义,其情思缠绵,敢言而不敢怨者也,风之义;篇中如’飘飘而疾风‘及’孤雌峙于枯杨‘之类者,比之义;’上下兰台,遥望周步,援琴变调,视月精光‘等语,兴之义。盖六艺之中惟风兴二义 ,每发于情,最为动人,而能发人之才思。长卿之赋甚多,而此篇最杰出者,有风兴之义也。故晦翁称此文古妙,归来子亦曰:’此讽也,非《高唐》、《洛神》之比。‘愚尝以长卿之《子虚》《上林》,较之《长门》,如出二手。二赋尚辞,极其靡丽,而不本於情,终无深意远味。《长门》尚意,感动人心,所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虽不尚辞,而辞亦在意之中。由此观之,赋家果可徒尚辞而不尚意乎?尚意,则古之六义可兼,是所谓诗人之赋,而非后世辞人之赋矣。”在此,祝尧对《长门赋》作了非常精辟的分析和评论,(一)指出《长门赋》是赋体而兼具风、比、兴之义,是司马相如赋中最具杰出者,并指出最杰出的原因是它含有风兴之义。(二)指出《长门赋》和《子虚》、《上林》风格截然不同,具有尚意的特点,属于后世诗人之赋。这里首次将《诗经》学的研究方法引入汉赋研究中来。这一具有开创性的研究方法被三位先生忽略 .

    祝尧《古赋辨体》卷三,司马长卿下注曰:“又《文选〈长门赋序〉》云:’武帝陈皇后得幸,颇妒, 别在长门宫。闻相如工文,奉黄金百斤为文君取酒,因求解悲愁之辞,以悟主上。后复得幸。‘然《汉书》陈后及长卿传无奉金求赋复幸事,不知序者何从实此云。”这是最早对《长门赋序》怀疑的。然而三先生在编录《长门赋》“历代赋评”时并没录入。

    三、《全汉赋校注》“历代赋评”所引评论有一部分是二手材料 ,而不是第一手材料这就影响了材料的权威性和可信度。《全汉赋校注》所引用的十五条评论中就有七条是转引材料。

    四、《全汉赋校注》“历代赋评”对于所引书目没有注明版本和出版的年限,不便于读者翻检。如《全汉赋校注》“历代赋评”第七条中“浏亮”一词在金坛于光华先生编的《评注昭明文选 》(扫叶山房石印民国八年版)中为“溜亮”.“浏亮”“溜亮”二者虽为同义词,但毕竟不是一个词。另外在于光华先生编的《评注昭明文选 》中还有一些精彩的评论可以参看,此处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    参考文献:

    [1] 梁萧统编 唐李善注《文选》 中华书局1987年版

    [2] 梁萧统编 唐李善等注《六臣注文选》卷十六 中华书局1987年293页

    [3] 苏轼着 孔凡礼点校《苏轼文集》 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

    [4] 宋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台湾商务印书馆第1347册380-381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5] 宋朱熹《楚辞集注·楚辞后语》卷二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台湾商务印书馆1062册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6] 宋李樗、黄櫄撰《毛诗李黄集解》卷五 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台湾商务印书馆第71册120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7] 宋王楙《野客丛书》 中华书局 1987年版

    [8] 金元好问编 元郝天挺注《唐诗鼓吹》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第1365册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9] 元左克明编《古乐府》 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1368册500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0] 元祝尧着《古赋辨体》卷三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1366册749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1金元好问编 元郝天挺注《唐诗鼓吹》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1365册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2] 梁任昉撰 明陈懋仁注《文章缘起补注》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1478册203页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3] 明张溥着 殷孟伦注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注》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年版

    [14] 明王世贞着 罗仲鼎校注《艺苑卮言校注》 齐鲁书社1992年版

    [15] 明谢榛着《四溟诗话》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1年版

    [16] 明何楷撰《诗经世本古义》卷十九 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81册668页华 中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7] 清陈启源撰《毛诗稽古》卷十六 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85册564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8] 清范家相撰《诗渖》卷十四 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88册705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19] 清何焯《义门读书记》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

    [20] 清刘熙载着 王气中笺注《艺概笺注》 贵州人民出版社1986年

    [21] 清孙梅着《四六丛话叙论·叙骚》 北京景山书社1936年版

    [22] 《历代名贤确论》卷四十三 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687册356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23] 清姜炳璋撰《诗序补义》卷十九 文渊阁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89册274页 中华民国七十八年

    [24] 清顾炎武着、黄汝成集释《日知录集释》 花山文艺出版社1990年版

    [25] 清王之绩《铁立文起》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》421册 齐鲁书社1997年版

    [26] 费振刚 仇仲谦 刘王南平校注《全汉赋校注》 广东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

    [27] 金坛于光华先生编 评注昭明文选 扫叶山房石印 民国八年版

    (作者为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 成都 610068 )

曹植《洛神赋》 赋文精选

曹植《洛神赋》

    黄初三年,余朝京师,还济洛川。古人有言,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。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,遂作斯赋。其辞曰:     余从京域,言归东藩。背...
宋玉《高唐赋》 赋文精选

宋玉《高唐赋》

    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,望高之观,其上独有云气,崪兮直上,忽兮改容,须臾之间,变化无穷。王问玉曰:“此何气也?”玉对曰:“所谓朝云者也。”王曰:“何谓朝云?...
东方朔《答客难》 赋文精选

东方朔《答客难》

    客难东方朔曰:“苏秦张仪,一当万乘之主。而身都卿相之位,泽及后世。今子大夫修先王之术,慕圣人之义,讽诵诗书百家之言,不可胜记。著于竹帛,唇膺而不可释,好学乐道之效...
宋玉《神女赋》 赋文精选

宋玉《神女赋》

   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,使玉赋高唐之事。其夜王寝,果梦与神女遇,其状甚丽,王异之。明日,以白玉。玉曰:“其梦若何”王曰:“夕之后,精神恍忽,若有所喜,纷纷扰扰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