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山语录

枫山语录

枫山语录,进士,授编修,累迁福建按察□事、起为南京国子监祭酒、礼部尚书。曾讲学枫木山,世称枫山先生。著有《枫山集》等。为学质约淖雅,潜修默成,为时所重,后人称为明代醇儒。
章懋字德懋,号□然子,晚号谷滨遗老,浙江兰溪人。成化二年(1466)进士,授编修,累迁福建按察□事、起为南京国子监祭酒、礼部尚书。曾讲学枫木山,世称枫山先生。著有《枫山集》等。为学质约淖雅,潜修默成,为时所重,后人称为明代醇儒。此书为其语录汇编,分学术、政治、艺文、人物、拾遗五类。其论学术、政治,多为人人习见之理,而极明白醇正。谓“人得天地之气以成形,得天地之理以为性”,“格物穷理须是物物格,事事通”,“为学之方当依程子,涵养须用敬,进学在致知”。论艺文诸条持论亦极平允,不像一般讲学家动以载道为词。其论人物于陈献章独有不满之词,谓“白沙不免流于作诗写字之间。”又谓胡居仁“持敬有功夫,但亦是死敬,适于用处不通,欠明义工夫”。谓吴与弼“出处第一着,白沙第二着,一峰第三着,我辈又是第四五着了”,则尊之太过。拾遗为拾前四类之遗。后附行实,录杨兼、湛若水、庄□、邵宝、蔡清、王守仁诸人对章氏的评论。